您现在的位置:东港蓝金新闻网 > 科技 > 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实录:马斯克称上海超级工厂几个月后达到全产能生产

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实录:马斯克称上海超级工厂几个月后达到全产能生产

2019-10-29 10:33

划重点:

从长远来看,特斯拉能源的体量将与特斯拉汽车业务相持平。

特斯拉会继续以打包的形式进行销售。大家买的任何一辆特斯拉,都搭载了Autopilot,这其实是优于其他车的一大优势。

Model Y将在2020年年中以前量产,不会影响到Model 3生产线的进程。

腾讯科技讯10月23日消息 特斯拉(纳斯达克证券代码:TSLA)周四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特斯拉第三季度总营收为63.0亿美元,同比下降7.6%。

财报发布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首席财务官扎克·科克霍恩(Zach Kirkhorn)、首席技术官斯特劳贝尔(JB Straubel)和投资者关系主管马丁·维埃查(Martin Viecha)出席了财报电话会议,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

以下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分析师:特斯拉创造需求的机会有哪些?口口相传的营销策略就够了么?还是说未来将会看到更多的广告呢?

马斯克:其实,口口相传就已经能够将需求量提升到超过我们生产量的水平了。我们这次没有进行广告营销的计划。但是,我们在长远的将来可能还是会进行广告营销,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广告,我们只是想告知我们的消费者关于我们的产品。

分析师:在车辆性能方面,除了Robot Taxis(机器人出租车),当你在为未来三年考虑的时候,你为特斯拉的哪些被投资者忽略的方面而感到兴奋不已?

马斯克:我认为,总体来说,对特斯拉能源业务的增长的“无法理解”或者说是“欣赏不足”。从长远来看,我觉得特斯拉能源的体量将与特斯拉汽车业务相持平。我认为这是最被忽视的一块,我觉得,它应该比目前的状况还要大型。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特斯拉太阳能电池这一块。而特斯拉能源是最没有被大家重视的。

在过去的18个月,将近两年时间里,我们从公司的角角落落转移资源,来支持Model 3的生产,不幸的是,我们将特斯拉能源的工程师资源和其他资源转移到车辆的生产中去。而现在,我们认为,Model 3的生产已经进展得相当好,我们又将一部分资源又重新分配给特斯拉太阳能,因此,在这一块将有一个迅猛的发展。

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我们不销售Model 3,特斯拉根本没法存续下去。因此,这让公司其他部分的业务的资源产生短缺的现象。我不会过高地评价,说特斯拉能源业务将是特斯拉未来的最主要的业务。

特斯拉能源业务一开始被创立的时候,就是为了加快用在电动汽车的可持续能源的生产和消耗产业的发展。之后会有相关数据的发布,是关于将来在生产能源方面需要达到怎样的可持续的程度,以及消费者在用特斯拉产品生产能源的可持续程度。

我认为,大家可以看到,可持续能源的产量会相当大,甚至和用在汽车上的能源的量一样大。将来,汽车用能源将不会再来自于非清洁能源,比如煤矿,而会变成太阳能。当然,将来太阳能公司不会只有特斯拉一家。能源的可持续生产和应用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分析师:关于FSD(全自动驾驶系统)的搭售率的问题。考虑到自动驾驶方面的法规会不断演变,在不同市场,进程可能是不同的。你是否会考虑单独售卖模块么?比如,特斯拉的Autopilot Navigator导航模块或Summon(召唤功能),而跟目前以打包的形式出售不同,出于鼓励大家使用这些产品并获取更多数据?

马斯克:我认为,我们会继续以打包的形式进行销售。大家买的任何一辆特斯拉,都搭载了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这其实是优于其他车的一大优势。那么,在自动驾驶这一块,下一步就是Summon(召唤功能),我们目前还处于较早的阶段。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类别的功能,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更倾向于高速公路上的应用,而Summon(召唤功能)更适用于低速的、停车场的相关场景。

我们需要解决的是交通信号灯和交通标志方面的这种更即时的问题,让车辆在导航的辅助下,很好地在路上穿行,并熟悉周围环境,是我们目前正在集中精力解决的事情。我们会发布相关软件,以使特斯拉在Robot Taxis(机器人出租车)的性能方面有一定的提升,在今年年底之前,将实现基本的功能,要能达到让用户不需要主要周围环境的水平,我们认为,还要等到明年年底之前。而要让车辆从非Robot Taxis向Robot Taxis转变,这可能是我们历史上公司资产价值增长最迅速的时间节点。

分析师:针对Model Y,大家什么时候能看到它的量产?你是否觉得在Model Y量产期间,弗里蒙特工厂Model 3的生产会经历修养期?Model Y和Model 3相比,利润率的比较?

马斯克:关于Model Y的量产时间,其实真正重要的是,什么时候开始量产,什么时候产量能达到每周1000台,我认为,基本上,这个时间点将在2020年初。我们对达到那样一个状态非常有信心,是会在2020年年中以前。我们认为不会影响到Model 3生产线的进程,所以不会有停产期或者说是修养期。

科克霍恩:关于利润率,我们认为Model Y的利润率会略高于Model 3的利润率。这对于SUV来说是正常不过的。我们倾注了很多精力的一块是,控制Model Y的成本。我们将进行极其有力的成本控制项目,我们将成本基本控制在与Model 3持平的水平。当然,我们在刚开始这个项目的初期,会遭遇效率低下的情况,但是,当生产走向成熟,该产品的利润率会提高的。这一点我们是极其确信的。

分析师:可否分享一下FSD(全自动驾驶系统)搭售率的最新情况?随着FSD(全自动驾驶系统)搭售率的上升,公司是否会在毛利上显现出财政上给投资人带来的好处?还是说你们会降低车辆的定价,以提高销售量?

马斯克:我不认为我们需要降低FSD(全自动驾驶系统)的售价,我们认为,随着这个系统功能的不断优化,其价格也会慢慢上升。这一策略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因为预收收入与搭售率相关,预售收入达到5亿美元,我们的现金毛利是高于我们的差距毛利的。

分析师:能否分享一些关于DeepScale这个收购案的相关细节呢?这个收购案的重要性等等。此外,特斯拉在识别城市道路的红绿灯、停车标识以及对其作出正确的反应方面是否进展顺利呢?是否能在2019年底达成预期的目标呢?

马斯克:DeepScale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基本上也就12个员工。他们在神经网络的效率运算方面相当专业和经验丰富。这将对我们帮助极大。因此,这个极小型的收购案将略微加速FSD(全自动驾驶系统)的开发。

分析师:我们已经讨论过Model Y发布的事情。那我们就不再讨论。另外一个问题是,媒体报道有提到,GF3(3号超级工厂)可能已经在为中国市场生产Model 3了。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你们预期GF3(3号超级工厂)将有多大的生产规模,还有你们正在建的第二个建筑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像一些媒体报道的那样,是用于电池的生产呢?

马斯克:是的,我们是在生产Model 3,在交付大量的车,我们也在大力提高产量。我们预期会在几个月后达到全产能生产。第二个建筑物是为了用于电池和模块的生产,另外我们会加建大量的结构,来为上海的Model Y的生产来做准备。

分析师:能否谈一谈特斯拉车险的初步结果?是否有一个将其扩张到全国或者全球的时间表?

科克霍恩:目前我们已经在加利福尼亚州发布了特斯拉车险,我得说我对结果是很满意的。跟行业标准水平相比较,按报价客户量和购买客户量的比值来计算,转化率是相当高的。我们预计转化率只会增不会减。这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这个产品。而且那些比较有名的车险公司,因为提价了,它们的客户都跑来找我们,寻求替代方案。

我们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有铆足了劲,来提升产品的性能,并改善我们客户的用户体验。我们也在致力于将该服务推广到其他的州,我们也在计划将其在其他国家进行发布。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这方面的时间表,但是,因为考虑到特斯拉车险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反馈特别好,我们确实是在尽可能快速地推进这项服务。

马斯克:其实这也带来连带效果,这能让其他的保险公司提供合理的保费价格。

科克霍恩:我完全同意,我们的目标不是说要拿下多少保险行业的市场份额,我们只是想确保我们的消费者相对于其他保险公司有其他的备选方案。因为他们的价格太高了。我们也通过保证在保险这方面给用户提供合理的价格,而能提高我们自己车辆的销量。

分析师:关于你之前“关于FSD(全自动驾驶系统)会在年底之前彻底实现其所有功能”的言论,大家其实是有怀疑的。其实原因在于,大家不明白,“彻底实现所有功能”到底意味着什么?你能不能聊一下这一块,给我们列一个清单,让大家大体了解一下,都有哪些功能?

马斯克:“彻底实现所有功能”的意思是,用户可以从他们家,开去他上班的地方,基本上不需要干涉自动驾驶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肯定是要在有人留意的情况下,但是能填补低速自动驾驶和高速公路上高速自动驾驶之间的空白,也就是中速、在有交通灯和停车指示情况下的自动驾驶。所以,“彻底实现所有功能”指的就是不需要干涉自动驾驶的过程,当然,还是要有人留意观察。

我之前其实有提到很多次,让我再讲一下。有三个级别的自动驾驶,一个是“彻底实现所有功能”,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在无人干涉、但有人留意的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再高一个基本,我们认为,那就是,在无人查看的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那么,最高级别那就是,路人也觉得这辆车能够实现在无人查看的情况下实现自动驾驶了。这几个情况的级别是不同的。

分析师:能不能简单谈谈助力第三季度相对于第二季度汽车业务毛利上涨的主要影响因素,尤其是你在报告中提到的偶发事件?还有,投资者是否需要针对中国GF3(3号超级工厂)产量大幅提升可能的挑战做一定的准备?

科克霍恩:关于中国的挑战和可能遭遇的“逆风”,我们只要开始生产,都会遭遇低效率,中国的这个工厂也不会例外。大家在第四季度会具体体会到我说的意思。效率的提升幅度我没法预估,因为这个工厂采用了不同的设计。我们在避免低效方面极其努力,但是由于固定成本和吸收成本,会在第四季度收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关于利润的提升,有几个相关因素。我在前面有提到,第三季度跟第二季度相比,Model F和Model X的平均售价有所上涨,就像我在上次的财报会议中讲到的那样,这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而上一季度,它们对平均售价起到相当积极的作用。而我们作为一家公司,我们也在提高针对性和根据市场调节价格的能力方面作出相当多的努力,我们能够根据当地的需求灵活地调整。整个团队投入了很多精力,他们第三季度的优异表现会体现在财报上。

我们目前仍关注于降低成本,我们非常注重将其注入我们的公司文化当中,Girotra的团队显然是花了特别多的心思的。在所有成本上,包括生产、人力、仓库、物流等,倾注的心血都是巨大的。

此外,特别针对偶然事件,我知道的有两个事件,一个是Smart Summon(智能呼唤)的收入确认,还不确定这在将来还会不会发生,但是,我们会在未来继续发布一些新的功能,并产生与之相关的收入。我们想特别强调一下这一点,因为大家对此还心存怀疑。

另外一个方面,是外汇。我们是不对其进行对冲的。这对我们每一季度的收入其实是有影响的。这一方面我们得随着第四季度的进程,来看具体的发展情况。

分析师:不知道这样评价是否公平,你们在上海的GF3(3号超级工厂)生产的卖给中国市场的Model 3是否会成为你们最赚钱的车型?是否甚至比Fremont生产的更赚钱?

科克霍恩:这个很难预测。但是至少,根据我们现在的计划,我们预计跟Fremont工厂生产的Model 3保持一致。在成本优化方面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做,大量的低效率要去改善,以及不同国家市场,应该采用怎样的产品组合,等等。就目前的情况来讲,基本利润率会跟Model 3保持一致。

(持续更新中……)